让你当义务兵!你竟成了将军 第121章

作者:吃菜必放辣

“不太好?哪里不太好?”李然说完,看向红牌学员直接问道:“哨兵同志,请问有规定门口不能拍照吗?”

“没有规定,可以拍照。”红牌学员冷声说道。

“听见了吧。”李然对武三炮说道:“我来教你怎么拍,现在该我了。”

说完,李然便是指导起武三炮如何使用数码相机,在动的时候,李然胸前挂着的数枚军功章碰撞发出了声响。

这一声响引起了红牌学员哨兵的注意。

红牌学员很是高傲的眼睛一瞥,下一秒,他直接被震惊到了。

卧槽!他看见了什么?这么多军功章,三等功、二等功、还有一等功,我去,两枚一等功。

红牌学员直接惊呆了,眼睛都被亮瞎了,他是陆院学员什么样的大人物没见到过,将军也见到过,但从未见到过胸前挂满了这么多军功章的年轻军官。

那两枚一等功完全不亚于两颗炸弹所带来的震撼力。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如今年轻的军官,怎么可能获得这样的军功章,绝对是假的,甚至很有可能是敌特。

完全被震惊到的红牌学员立刻在脑海中进行脑补两人的身份。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地方崇尚军旅,考不上军校却想要出一下风头,营造存在感的年轻人买的假的军服、军衔、军功章,然后在陆院门口排几张照片冒充野战军军官。

利用这个身份,要么和别人装比炫耀,要么用来把妹。

这个情况不是没发生过,以往有过案例。

第二种,那就是敌特,趁机偷拍照片想要窃取陆院相关机密,又或者想要混入陆院内造成破坏。

如果是敌特的话,那这两名敌特的智商有些感人,一个蠢、一个彪,一个彪呼呼的只知道摆poss拍照,还被震惊的流口水,另一个蠢的竟然瞎带军功章,以为军功章多伪造几个就是真的,完全不知道一等功的含金量。

从两人的表现看,红牌学员更加的倾向于第二种。

瞅瞅两人这个鬼鬼祟祟,十分不正常的行为,很显然就是敌特,是坏人。

一想到这,红牌学员有些激动,肾上腺素开始分泌,平日里接受到的训练终于是能派上用处了,两个傻乎乎的敌特主动送上门,这是啥?

活生生的军功嘛,话说两个敌特,给他一个二等功不过分吧,三等功也可以啊。

红牌学员内心有些亢奋,拿着枪的手心都在冒汗,只可惜枪里是空包弹,没有什么杀伤力,不然的话他就更有把握了。

不过就从眼前这两个敌特的表现来看,应该没什么战斗力。

就在红牌学院在疯狂脑补着,思考着如何快速制服眼前两名敌特的时候,李然和武三炮两人也拍好了照片,拿出照片来到红牌学员面前进行登记。

红牌学员假装镇定,尽可能不让自己表现出有什么怪异的表现和行为,同时一边检查起两人的证件出来。

“藏域军区、边防五团侦察连李然。”

“藏域军区、边防无缘侦察连武三炮。”

看见两人的证件信息后,红牌学员心中再次冷笑,果然不出他所料,眼前两人就是敌特。

连身份都伪装了,故意伪装成藏域军区的作战连队,以为地区偏远,他这里就不好检查了是吗?

关键伪造身份就伪造身份吧,一点脑子都不动,两人还伪造同一个作战单位。

“这枪里应该装的是空包弹吧。”这时,武三炮忽然说道。

他其实只是好奇的说一句,毕竟这里是内陆,陆院还在一个城市里,和他们边防团不一样,哨兵虽然手里也有枪,但他推测应该是空包弹,仅仅起到一个威慑的作用。

如果是实弹的话,容易出事。

“肯定是空包弹433,你还以为是在边防啊。”李然随口说道。

听见对话,红牌学员脸色顿时一变,内心暗叫不好,被敌特发现他的枪里是空包弹了吗?这下完蛋了,枪的威慑力不存在了。

他原本还打算利用枪唬住两人,然后通知呼叫支援呢。

现在枪不管用了,只能用擒拿格斗了,最好两招之内把眼前两名敌特给制服。

“哨兵同志,你好像现在很紧张,警惕心很强,你这个样子是想要向我们两动手吗?”

李然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红牌学员哨兵,十分好奇说道。

“对我们两动手?”武三炮一听,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仔细观察一下他的右脚和右手,有一点轻微的移动,这是身体在根据他大脑所下达的指令而情不自禁出现的动作,不过他现在应该很纠结,确不确定是否要对我们两立刻动手,大脑产生了犹豫,让他的行为出现了偏差。”李然分析道。

身为格斗高手的李然,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红牌学员的动作趋势,这是要动手擒拿的路数。

听见李然这话,武三炮立刻仔细打量了红牌学员一番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那么点感觉。”

“哨兵同志,到底我两的什么行为让你如此的不安?是因为拍照吗?”李然十分好奇的问道。

一时间,他竟然有些没明白,为何眼前的红牌学员哨兵想要上来干他们两?

如果不能拍照,早说啊,犯不着想要动手干他们两吧。

刚才他也问了能不能拍照,得到的回答是可以,难不成看他们两不爽?

(求各种数据支持、求自动订阅、求一切、求各种!).

168:我只是一名“平平无奇”的中尉

红牌学员哨兵这一刻彻底慌了,真的慌了。

没想到不知不觉中,他的战术意图暴露的这么明显,竟然被眼前的两名敌特分析的清清楚楚。

先是知道他手里的枪是空包弹,又猜测到他想要对他们两人动手,将其快速制服。

这下完蛋了,敌特反应了过来,肯定有所戒备,他只有一个人,敌特有两个人,这下几率小了。

两名敌特甚至身上还持有利器,虽然他经过训练,对付一般人不是问题,可这是两名敌特,也经过十分严格的训练,真要动手的话,他很有可能负伤,甚至是牺牲。

就算牺牲,他也必须要上,敌特都明目张胆的跑到这里来了,不动手对不起他军人的身份。

大不了就牺牲,以身殉国,为保卫国家而牺牲,也算是死的有价值了。

临死前,必须要大喊支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这两名敌特跑了。

红牌学员脑海中已经脑补至他在牺牲的最后一刻,还是死死的抓住一名敌特不放手,他的母亲得知他牺牲的消息后,伤心的昏厥。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也是光宗耀祖,豁出去了。

“哨兵同志,你该不会是把我们两当做敌特了吧。”这时,李然忽然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就算看不惯他们两人一直拍照,身为哨兵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要动手干他们两。

这还是陆院门口的哨兵,应该不会这样没有纪律性。

那只有一个可能,哨兵怀疑他们两人的身份,所以想要动手干他们两,把他们两给抓住。

关键李然十分郁闷,他们两人哪里像敌特了?

“哨兵同志,这其中可能是有什么误会,你不要冲动。”武三炮一听连忙说道。

这要是真动起手了,好家伙,绝对很出名。

学员入学报道第一天被哨兵当做敌特,动起手了,这要是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听。

“你们两个敌特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说,到底想干什么?”

既然被看出来了,红牌学员索性也就不装了,立刻摆出一个进攻的架势,一副随时要对李然和武三炮两人动手的样子。

还真把自己两人当做敌特了。

听见这话,李然郁闷了。

他长的很像坏人吗?也就武班副像吧,

“哨兵同志,你误会了,我两是边防五团侦察连的兵,不是敌特,不是给你查证件了吗?”武三炮说道。

内陆军校的哨兵警戒意识都这么强的吗?比他们这些边防部队的哨兵意识还要强?

就算再警戒意识再强,也不能像发神经病一样把自己同志当做敌特吧,证据呢?判断依据呢?

“哨兵同志,我劝你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发生问题,我两可不担这个责任~‖。”李然提醒道。

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被威胁了,红牌学员心中不屑冷笑,没想到这年头敌特胆子越来越大了,身份都暴露了,不想着跑,竟然还敢威胁自己。

我!胡鹏!虽然现在只是陆院的红牌学员,但再过一年,我就是野战军未来的优秀军官,无惧敌特份子的一切威胁,坚决和敌特分子斗争到底。

“你们两个别装了,尤其是你,身上的军功章已经彻底暴露你了,佩戴军功章也不知道调查一下资料,你以为一等功是大白菜吗?想戴几个就戴几个?”胡鹏冷笑道:“立刻投降。”

听见这话,李然和武三炮两人立刻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被李然胸前佩戴的军功章给吓住了,以为是敌特冒充。

确实,正常人谁也不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年轻的中尉竟然拥有这么多的军功章,而且还有两枚一等功。

“我早说不要太张扬了,这下好了,误会大了吧。”武三炮无奈道,哭笑不得。

“不会吧,陆院的哨兵这么没见过世面?我靠实力获得的军功章凭什么不能佩戴?”李然不满道:“我靠实力立的军工还要藏着掖着?”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已经被误会当做敌特了。”

“误会就误会呗,空包弹又打不死人,格斗他又不是我两对手,就他这个愣头青样,我两要是哨兵,他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胡鹏愤怒了,他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两个敌特不仅无视他,还当着他的面说侮辱让,说他是愣头青。

凭什么说他是愣头青?还说他没见过世面?

“那现在怎么证明我两的身份?”武三炮无奈道:“难道第一天报道就要惊动陆院的领导吗?”

“放心,我有办法。”

说完,李然看向胡鹏,直接说道:“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听我给你吹,够不够证明身份?”

李然说的这两句听的武三炮一头雾水,这是什么玩意?秘密口令?

胡鹏在听见这番话后,内心松了一口气,应该不是敌特,敌特不可能知道这个的,绝对也不会关注这个的。

“你们两在这等一下,我去通报下。”胡鹏说道。

其实他现在也不怕李然和武三炮是敌特了,因为有其他学员过来了,要真是敌特的话,有八条腿也跑不掉。

今天是入学报道的日子,李然和武三炮两人到的比较早,所以一时半会门口没人,现在其他学员也都陆续过来报道了。

只是到了李然这里,一个个全都停下了脚步。

“我去,一枚、两枚、三枚....,大佬,这是真正的大佬。”

“这么多军功章,怎么获得的?还有两枚一等功,我的天。”

“活着的一等功,还是两枚,我是第一次见。”

“俺们师师长也没有这么多的军功章,太牛了。”

毫无疑问,李然成为被关注的对象,毕竟那胸前挂着的军功章无论在哪里都是惹人注意的存在,想低调都难。

武三炮不喜欢这样的热闹,默默来到了胡鹏身边,并没有介意之前红牌学员的冒犯,而是十分理解道:“被吓到了是不是?”

“嗯。”胡鹏立刻点头。

这一刻,就算用屁古想也知道,眼前这个胸前佩戴了这么多军功章的中尉不可能是敌特了。

不是敌特,那就说明这些军功章都是真的,这过分的吓人了。

“哨兵同志,其实我很理解你,正常人看到都会这样。”武三炮说道。

李然来到胡鹏面前,问道:“通报好了?”

“是的,连长。”胡鹏立刻说道,称呼都变得不一样了。

身为红牌学员,对于陌生的中尉和上尉都统称为连长。

“` 「连长就算了,我当不起,我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排长罢了。”李然说道。

这话说的胡鹏嘴角抽搐,普普通通?

胸前挂着的军功章就算是师长站在这里都不敢怎么样,还叫普普通通?

“对不起,排长,之前是我冒犯了。”胡鹏立刻道歉。

“哨兵神圣,不可侵犯,你警惕性强我理解,但是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下次再怀疑敌特,请不要把你的战术意图暴露的这么明显。”李然一副说教的口气道:“如果今天我们两人真的是敌特的话,你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根本不会有那么多废话的机会。”

这话说的胡鹏脸色通红,却无法反驳。

确实,他的战术意图早已被看穿了。

“还有,你处理敌特的程序十分的不正确。”李然又道:“你应该是地方考上来的学员吧。”

胡鹏一脸震惊的点了点头,他没想明白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上一篇:终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