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当义务兵!你竟成了将军 第140章

作者:吃菜必放辣

唯一不同的就是,少校和方兴武两人对于李然的战斗部署,全部知晓。

但越是知晓,越是能清楚的体会到其中的不可思议。

李然,要么是疯子赌狗,要么就是装甲指挥战术大师!

(求各种数据支持、求一切、求自动订阅、跪谢!).

194:上尉和少将刚起来了

在知晓李然的作战部署后,就能清楚的知晓李然此次对抗的作战意图。

事后诸葛亮复盘不难理解,但李然的这个作战部署和意图在少将看来有些乱来,胆子太大,甚至给人是一种赌狗的感觉。

赌狗,追求极端的赌博,赌纪律,风险大、收益大,赌对了大获全胜,赌错了满盘皆输。

李然此次的作战部署就是这样,从头到尾都在赌,任何一处细节都在赌。

让先头步战车组外加一辆运兵车脱离整体坦克组全速前进,其战略目的就是提前把反坦克导弹小组先送到核心战场上区域埋伏起来。

而这个时间点,B队的无人机侦查根本不会侦查到那里,就算侦查到了,A队的反坦克导弹小组也已经做好了对空伪装作业。

其次,让三辆坦克从一开始就从围绕演习场地边缘全速机动,规避无人机的侦查,绕到B队后方,这也是一种赌。

如果油料不足,又或者坦克发动机中途爆缸趴窝,此次迂回包抄后路的战术等于失败,未战就先损失坦克,等于是自毁战斗力。

关键的一步,把B队引诱进伏击圈,让B队加快速度脱离拉开步兵追击,这也是在赌。

一切的一切,全都充满了赌的味道。

因为,每一步全都存在着十分不确定性,方兴武承认这是战术,但李然太年轻了,对于装甲指挥没有足够的经验,所以,少将更倾向于李然的这个战术赌的成分巨大。

上校教官内心同样震撼不轻,看了一眼少将,内心猜测,少将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虽然李然赢了,但以上校对少将的了解,少将此时心中可能并不开心,因为李然现在太年轻了,没有丰富的装甲指挥经验,这种战术打法460风格太飘了,有种好高骛远的感觉,俗称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了。

一旦这种作战风格养成,对于未来会是一个很大的弊端。

假如某一天,李然指挥了一个坦克团,甚至是一个师,成百上千辆坦克,按照这样的打法风格的话,一旦出事,那就完了。

装甲集群摆在那,如同一座大山一样给人一种十分稳重的感觉,同样身为装甲集群的指挥官,也要稳重。

这也是为什么来自某装甲团的中校,指挥风格会如此的稳健。

“这场步坦演习对抗,A队胜利。”上校教员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这个结果。

A队成员自然是高兴的欢呼,原本他们对李然的指挥部署还十分的不理解,但现在看来是他们小了,格局小了,虽然是很大胆,但是有奇效。

反观中级军官集体和B队成员,一个个垂头丧脑,十分憋屈。

大意了,太大意了,不仅被偷袭不说,还被人从后面包抄了后路,最终来了个全军覆没,A队却仅仅战损不过百分之十,这种战损几乎等于是没战损。

方兴武目光从在场中级军官扫过,就当中校等人以为少将要当着他们的面大肆夸奖李然一番的时候,谁(ahej)知~

“此次步坦演习对抗胜负不算,从明天开始,每天进行一次步坦演习对抗。”少将沉声说道。

声音落下,全场众人全都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敢相信。

甚至是李然都没想到少将这个决定,不算?为什么不算?凭什么不算?

中校等一众中级军官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现幻听了,完全没想到少将竟然会说出这个决定,这场步坦演习不算?难道在少将心中,他们中级军官还是有地位的对吗?

更让中校高兴的是,如果不算,他这两包军内特供岂不是就不用给了?

“报告。”

“说。”

“我想问为什么不算?又凭什么不算?”

当着众人的面,李然没有客气,直接说出自己的疑问,甚至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质问的口气。

话一出,一旁众人都惊了。

这个年轻的上尉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用这样的口气和少将说话,真以为少将脾气好是不是?

中校等人心里冷笑,看一旁看着好戏,他们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以少将的脾气,绝对会毫不客气的把上尉给狠批一顿。

用这口气和一位将军说话,胆子太大了,不给个两个大比兜都算这位脾气火爆的少将很给面子了。

“你不服气?”对于李然的质问,方兴武并未生气,语气很平稳的问道。

“是的,我不服气。”李然直接说道。

“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虽然这场步坦演习是你赢了,在玩战术上,他们这群辣鸡连你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但是我没有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一位合格装甲指挥官应该具备的特质。”方兴武直接说道,点出李然在他心中的不足,也是让方兴武最无法接受的一点。

如此不客气的评判,甚至可以说是对李然的训斥,但却让中校等人泪流满面。

院长说话太不客气了,一点都不委婉。

要训斥上尉你就训斥上尉,带上他们干什么?还说他们是辣鸡,玩战术都比不上上尉的一根手指头,有这样说话的吗?太伤人心了吧。

“院长,请您明说一位合格的装甲指挥官应该具备什么特质?而我为什么在您心中没有那种特质?”李然再次问道。

甚至从老师已经改口叫院长了,很显然,李然生气了。

群号 2/03*55/03^0“臭小子。”

听见李然连称呼都变了,说翻脸就翻脸,方兴武内心笑骂一句。

平日里他看自己的这第二位关门弟子和和气气的,见谁都笑呵呵的,没想到真生气了变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他就喜欢李然这样的性格,很对他的胃口。

好男儿就应该是这样,不服气就说,藏着掖着,扭扭捏捏的像个女人一样的那种,他最看不惯。

“一位合格的装甲指挥官最重要的应该是稳重,每一步战术命令的下达,一定要稳扎稳打,而你在刚才的演习对抗中,你所下达的每一个战术指令都是在赌。”少将毫不客气的训斥道:“你身为指挥官,你能赌?你能拿战士们的性命来赌吗?这场步坦演习对抗中,一旦你出现任何一点差错,现在全军覆没的是你知道吗?”

爱之深责之切!

少将现在就是这个心态。

趁着李然现在还年轻,还没有多少指挥装甲集团的经验,他必须要在给李然打“地基”的时候把李然这点给改正过来。

千万不能让李然把这种心态和习惯给一直带下去,因为这样的话,总有一天,会成为李然一个致命的弊端。

越早指明改正,阻力也就越小,麻烦也就越少。

要不是这样的话,他现在高兴夸奖李然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

一切,都是为了李然好,都是他这个当老师的良苦用心。

听见这话后,李然明白了,知道少将为什么训斥他,认为他在这场演习中的表现存在很大问题了。

原来是把他下达的战术指令当做赌博,以为他在赌。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此次演习的部署,每一步李然都在脑海中模拟过,计算过,对于数据的把控甚至可以说堪比军事建模。

没错,军事建模!

一场行动中,通常在制定好战斗部署后,指挥官都会进行军事建模,根据相关数据以及因素的计算,来判断此次任务的成功率大约在多少。

只是军事建模需要过程和时间!

李然是谁?系统加身,开挂的男人,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可以做到。

此次战斗部署,他在脑海中军事建模过,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等于是绝对成功。

甚至包括坦克迂回过程中,油料的消耗,行驶的大致距离,甚至连发动机出现故障等概率都算进去了。

在这样的数据计算下,军事建模后的成功率依然在百分之九十左右。

什么叫自信和把握,数据说明一切!

在少将眼中看来,李然这是在赌,但实际上,李然这叫十足把握,并不是叫赌。

“院长,您错了。”李然面不改色,缓缓开口说道。

这话一出,一片哗然。

所有人再也忍不住了,上尉真的胆大包天,先是质问的口气和少将说话,现在又当众说少将错了,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少将啊。

到底是哪来的勇气?

就算少将把你当做关门弟子,但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学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他这个老师的面子吧?

“你最好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否则别怪我罚你禁闭。”少将按压下心中的怒气,说道。

这话说的中校等人又是泪流满面,羡慕万分。

大家都是统筹班的学员,要不要这么过分区分对待啊。

这要是换做他们,估计早就一个大比兜了,结果对上尉,只是禁闭,而且还给上尉解释的机会,口气都没变。

少将对待他们和上尉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求各种数据支持、求一切、求自动订阅!跪谢!).

195:打脸少将!我能在脑子里军事建模

少将现在气的牙疼。

自己看中的这第二位关门弟子脾气还真挺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他硬刚起来,还说他这个少将错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换做别的上尉,别说是上尉,就算是上校敢这样和他说话,他直接一个大比兜过去了。

身为军官,一点上下级观念都没有,用这样的口气和一位将军说话,无组织无纪律。

但一想到眼前这位是他的第二位关门弟子,还是算了。

要是不给个让他信服过去的理由,就给个禁闭让他反思反思算了。

“此次作战部署,我:做过军事建模,每一个战术指令的下达,我都有把握,绝对不是您所说的赌。”李然十分自信说道。

军事建模?

李然这话,让众人一呆,紧接着一~脸不信。

糊弄谁呢?

哪来的时间进行军事建模?要是身为装甲指挥官指挥一场装甲对抗之前还需要军事建模,那-还打个毛线?

你以为这是大型演习啊?一场行动开始前还需要军事建模?

“你小子做了军事建模?什么时候?”少将也是不信,直接问道。

“就在演习对抗开始之前,我在脑子里做过军事建模,模拟过。”李然直接说道:“我把相关数据、影响因素全部计算了在内,最终我的部署成功率90.135%。”

这个数据一出,在场众人更加不信了,上尉可真就是狗掀门帘子,全靠一张嘴啊。

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了,撒谎也要讲究个技巧啊,说什么大致在百分之九十左右也行啊,结果小数点都弄出来了,谁信?

谁的脑子有这样的计算能力?

反正他们没有,到现在也没见过谁有?

要是一个人的脑子有这样的计算能力,那还用计算机干什么?

“这个数据,你是认真的吗?”少将说道,脸色越来越难看。

怎么以前他没发现自己看中的这个关门弟子有胡编乱造的能力呢?

说的和真的一样,都精确到小数点了,这谁能信?他都不信。

“我确定,如果院长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军事建模检验一下。”李然说道。

“检验就检验。”少将大手一挥,今天他是和李然刚到底了,非要好好的改掉李然这个臭毛病。

错了就错了,认了就是,改正就是,这瞎编乱造的习惯不能有,必须严肃改正,他倒是要看看,军事建模的数据到底是不是李然说的那样,都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了。

计算机室内!

虽然这个年代,网络没有普及,但不代表部队没有。

任何先进的技术产品,最先使用的一定是部队。

当着众人的面,少将开始进行军事建模,上校教员以及中级军官们都在看着,李然也在一边,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到底是慌还是镇定。

但在中校等人看来,上尉此时绝对很慌。

“太扯了,我头一次听说还有人能在脑子里军事建模的。”

“谁不是呢?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了,谁信?”

“反正我不信,绝对是瞎编的。”

上一篇:终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