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当义务兵!你竟成了将军 第141章

作者:吃菜必放辣

“坐等院长建模好后打脸。”

一众中级军官等人小声议论着,声音虽小,但全都传进了李然的耳朵里,显然,这话是故意这样说的。

确实,在脑子里军事建模,还能计算数据到小数点后三位,让谁听了都觉得十分扯淡。

咋地,大脑堪比计算机啊?

身为少将,方兴武的军事素养不必多少,虽然退居二线多年,但军事建模对少将来说轻轻松松。

没多久,军事建模完成,计算机算出了数据。

看见数据结果后,少将愣住了,一旁中校等人也全都看了过去,也都被眼前的数据给震住了。

电脑上计算出的结果是90.135%!

竟然和李然说的一模一样,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一点都不差。

嘶~

不知是谁先吸了一口冷气,紧接着,类似的声音不断响起,所有人全都是不敢相信。

这特么也太扯淡了吧,计算出来的数据竟然和李然说的一模一样。

“竟然一模一样,一点不差。”

“假的吧,怎么可能?”

“我的个乖乖,大脑军事建模,还能计算出小数点后三位,脑子堪比电脑啊。”

“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会不会是院长算错了?”

中校这话一出,少将眼神瞬间锁定中校,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压力都到了少校身上。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少将冷声说道。

“对不起院长,我说错了。”中校立刻认错道歉。

少将现在显然没有追究中校的心情,也就没再追究什么,这让中校松了一口气。

“你真能在脑子军事建模?”少将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问一句,因为这样的能力实在挺吓人的。

“院长,数据不是已经证明我说的话了吗?”李然反问一句。

呼~

少将长舒一口气,这一刻,他忽然发现,自己之前对李然的认知还真是错的。

在他亲自军事建模之前,他一直认为李然下达的每一个战斗指令都是在赌,可现在,军事建模给出的数据实打实的证明了李然不是在赌。

作战部署和每一个战斗指令的下达,全都是正确的!

“这次步坦演习对抗,除了李然,你们每个人交一份战斗反思报告给我。”少将一脸严肃的对中校等人说道:“现在统筹班的学员是一届不如一届了,一个中校被一个上尉这样虐菜,丢人。”

说完,少将直接起身离开。

之前当着那么多的面他训斥了李然,信誓旦旦的说李然的作战部署是在赌,现在军事建模数据说明了一切,岂不是打了他的脸。

所以,现在不走,什么时候走?

难道还要他这个少将当众给李然认错吗?

他一个老师给学生认错,他不要面子的。

真要说错,就应该是中校的错,还有这群中级军官,一群中级军官,十几年的兵龄竟然被一个上尉新人这样虐菜,输的这么惨,以至于影响了他的判断。

0 ·······求鲜花···· ·········

没错,就是这样,都是这群不争气中级军官的错。

中校心中默默流泪,不带这样的吧,明明是你先说什么这场步坦演习对抗不算,还说李然的作战部署是在赌。

你身为李然的老师,质疑自己的学生,又不是他质疑的。

现在军事建模的数据摆在眼前,被打脸了,就把气撒到他身上了,他遭谁惹谁了?

“中校,我的两包特供别忘了。”事已至此,也不需要继续留在这了,走之前,李然对中校说道。

听见这话,中校更难受了。

两包军内特供啊,他一直都没舍得抽。

最清楚这种感受的满大志,上前来拍了拍中校的肩膀安慰道:“输给一个能在脑子里军事建模的怪物不冤。”

满大志其实说的没错,中校输的其实并不冤。

谁也没想到,也不敢想象,李然竟然能在脑子里军事建模,还能计算出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的数据,

.... ...... 0

身为装甲指挥官,如果有这种能力,绝壁属于开挂!

输给一个开挂的丢人吗?一点都不丢人!

上午课程结束后,李然被叫去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

来到办公室后,李然直接问道。

“臭小子,还记仇呢,不就上午质疑了你一下,至于记仇到现在吗?”方兴武笑骂道,说完,随手丢给李然一包军内特供道:“补偿你小子的。”

“谢谢老师。”这个补偿立刻让李然眉开眼笑。

“我也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能力。”方兴武惊叹道:“有这样的天赋一定要好好利用,利用的好,这个天赋绝对能帮你成为最优秀的一名装甲指挥官。”

说到这,少将都兴奋了起来。

原以为今天演习中李然的作战风格是一个坏习惯,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大的一个惊喜。

能在脑子里军事建模的人,他没见过,因为一个人的大脑计算能力有限,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作战参谋这个职位了。

但现在,他的这第二位关门弟子就有这样的能力,不仅有,还能计算到小数点后三位。

拥有装甲指挥的天赋外加这样的能力,完全就是如虎添翼。

这样来分析,李然今天步坦对抗演习中的作战部署就不能叫做赌,而是战术,实打实的战术。

李然的自信来源于对数据计算的精准把控,能把一个连里规模的装甲对抗玩出花来,战术大师,妥妥的战术大师!

想到这,方兴武更加的兴奋了,从李然一直到现在的表现来看,未来的成就要比他的第一位关门弟子,现任重装师师长还要高。

甚至,李然将会成为野战军近代以来,最为强悍的装甲指挥官。

这一刻,少将想到了李然写的那篇《以战养战》论文上的一句话。

实现伟大民族复兴为己任,李然说不定真有能力完成这个伟大重任!

(求各种数据支持、求一切、求自动订阅!)凡.

196:李然的路!战术装甲指挥大师

办公室内!

“从明天开始,每天你和他们打一场步坦演习对抗。”方兴武对李然说道。

方兴武现在已经决定了,用尽一切资源、加大力度培养李然。

李然晋升速度快,但经验严重不足,都已经是上尉了,兵龄太短,也就只有在连队当了几个月的排长经验,不出意外,李然毕业的话,那至少应该安排一个正连职。

身为装甲指挥系的学员,当连长那也得当坦克连的连长。

没经验,那就在陆院一直练。

每天打一场步坦演习对抗是最好的方式,通过的不断实操对抗来增加经验,加大对机械化智慧的领悟。

“对了,先进行一段时间的步坦演习对抗,火候差不多了再去兵棋推演室。”少将又补充了一句。

兵棋推演,可以说是中级军官乃至高级军官最喜欢的一种博弈方式。

就比如步坦演习这种,只是连里规模对抗,规模不大,在陆院还能进行实操对抗,但如果上升到团级规模呢?

团级规模上还有师级规模呢?

随随便便举行这样的演习规模根本是“四六零”不可能的,消耗的人力物力非常恐怖,关键耗费的时间也多,这个时候,通过兵棋推演的方式便是可以完成一个团级乃至师级的博弈对抗。

兵棋推演,十分的锻炼考验一个指挥官各个方面的素质。

虽然兵棋推演属于纸上谈兵的过程,兵棋推演打的好的不一定就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指挥官,但一个十分优秀的指挥官,他的兵棋推演能力并不差。

在少将心中,李然拥有成为一名顶尖战术装甲指挥大师的潜质!

把战术融入装甲指挥当中,这比成为一个优秀的装甲指挥官的难度要多的多。

战术的融入,能让拥有粗暴碾压所有敌人的装甲集群更加更多的灵活性,在战场上创造出奇迹。

.......

京城!

李家小洋楼内。

李军一大家子吃过午饭后,在老爷子的要求下召开了一场家族会议。

就给李然建祠堂这件事进行商讨。

“军子,你说我孙子现在在军校念书,那应该能请假回来吧,你下次去让他找个时间请个假回来祭祖,顺便祠堂建立也正式动工。”老爷子坐在主位上,严肃说道。

“爸,真要给他建祠堂啊?不至于吧。”李军忍不住说道。

按照李然在部队的成绩,给李家带来的荣耀,建立祠堂完全配得上。

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全都齐全了,门梁上挂着的一等功臣之家,这就叫牌面!

但李军总感觉怪怪的,李然才多大,十八岁,就建立祠堂!以后他这个当老子在李然面前岂不是辈分还要第一等?

总之一句话就是心里在作祟。

“什么不至于?怎么你嫉妒你儿子了?”老爷子不满道:“你当年在部队要是能立一等功,老子我也给你建祠堂,而且建祠堂这件事不是我说的,也是你几个叔伯的意思。”

听见这话,李军无奈了。

他的叔伯,也就是和老爷子那一辈的家族长辈都做出决定了,那看来这个祠堂真的要建了。

龙国人,尤其是一个家族,注重什么,注重辈分!

不管你在外面混的多牛比,但是来到家族,在辈分大的人面前,你还是要动规矩。

况且,建立祠堂这种大事,也就只有老爷子那一辈,家族里的长辈才能做决定。

“爸,我的意思是不是再等等。”李军劝道:“他才十八岁,而且现在还在军校进修,还只是学员,又没有真正带兵打仗,建祠堂这件事是不太着急了。”

“十八岁怎么了?霍去病当年才多少岁?年轻轻轻封狼居胥,冠军候,要不是天妒英才,现在全世界都得说龙国话知道吗?”老爷子愤愤不平道。

这话说的李军无奈。

自家老爷子爱看历史,最爱大秦、大唐、大汉和大明这四个朝代,这四个朝代的帝王、军人都十分的有血性,牛比。

尤其是大汉战神霍去病,老爷子那是喜欢的不行。

而且自家老爷子现在竟然说李然有大汉战神的影子。

“爸,您也太看得起您孙子了,他哪能和霍去病比。”李军说道:“而且区里的领导这几天也在和我说要把李然记录到区志这件事,这事情不得一步一步来,李然就算真有能请假回来,先把区里的事情忙完,至于给他建祠堂,还得问问他本人答不答应。”

身为父母,都盼着望子成龙,以前,李军做梦都希望李然能够变好,不说成龙,起码要成人。

结果送去部队了,就如同醍醐灌顶,开窍了一样,一发不可收拾,表现的太优秀了。

区里的相关部门的领导已经找了李军好几次了,就把李然写上区志这件事,进行讨论,同时还想要了解一些李然的个人情况。

区志、区志,那是要单独在一页纸上记录李然的个人事迹的。

“嗯,确实应该先紧着区里的事情做。”老爷子听了后,点了点头:“但祠堂的事情也可以同步进行,完全不耽搁嘛。”

老爷子态度坚定的简直可怕。

李军看向自己的两个弟弟,眼神示意帮忙劝说一下。

“爸,大侄现在都还健健康康的呢,这么着急给他建祠堂,听起来怪怪的。”

“就是,这件事没必要这么着急嘛。”

“说了当初让你们多读点书,你们不干,谁说祠堂一定是给死人建的?生祠不知道?”李国栋不满道。

“爸,要不等他在部队再立一次一等功,我们就给他建,不仅建,要建大的,所有花销,我来出。”李军说道。

李然现在在军校进修,想要立功根本不可能,这样的话,祠堂的事情能一直往下拖。

上一篇:终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