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当义务兵!你竟成了将军 第154章

作者:吃菜必放辣

军区参谋长把总参那边下达过来的调令拿给两人。

“总参调令下来了,坦克和枪,总参后勤部可以帮我们解决,其他装备,包括教学人员让我们自己去和京城军区协掉。”吴德清无奈说道。

他猜到了,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有困难找总参,总参支持也只会下达协调的文函,下死命令让其他军区直接给是不可能的。

野战军一直以来的传统就是这样。

有困难自己想办法,找其他“四七三”单位协助,那就协调,靠自己能力。

而且少将知道,目前京城军区的三个集团军正在进行全面换装,啥好东西都有。

“参谋长,跨军区协调装备,这难度有点艰巨啊。”王永长脸色难看。

任何事情只要是跨军区了,那就十分的麻烦了。

关键和还不是跨军区执什么帮忙人家的任务,是去人家军区要装备、要人,还是京城军区,老大哥军区,他们藏域军区何德何能敢问老大哥军区要装备、要人啊。

就怕他和李然去了,能不能回来还是一回事。

“协调、协调,那是协商调和,又不是让你去京城军区和人家打仗,你慌什么?”少将训斥道。

废话,任务难度他能不知道?

京城军区,就算他这个军区参谋长去了,难度也巨大。

“你呢?这次有什么问题?”见李然没说话,吴德清问道。

“报告,我没问题。”李然直接说道。

京城军区,老大哥军区,妥妥的大军区,那底蕴可不是说着玩的,他在陆院的时候,没少听满大志说京城军区富的流油。

“看到没?上尉都没说什么,就你这个大校还说什么艰巨,到底能不能干?”吴德清不满说道。

“是,我一定完成任务。”王永长无奈说道。

他忍不住看了李然一眼,要不是顾忌少将在场,真想直接和李然说明情况。

上尉啊,你太年轻了,是真不知道其中的水有多深啊。

这次筹建士官学校,要装备要人,仅仅是从军区其他作战单位协调就已经够不容易了,结果还要跨军区协调,那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于是,在从少将办公室离开后,王永长立刻和李然开了一个非正式的会议。

“跨军区协调装备和人力,我当兵几十年来这是第一次,几乎没有先例。”王永长语重心长道:“难度太大了,仅凭我们两个根本没办法完成。”

“总参那边都已经下达协调令了,应该不至于吧。”李然笑道。

“你还年轻,这其中的水太深,京城军区虽说是老大哥军区,但不代表是老好人,人家凭什么无条件把装备和人力支持你,结果自己一点好处都得不到?”王永长说道:“那些装备和人力,又不是大白菜,要抓一大把。”

“谁说他们没好处?”

“嗯?什么意思?”

“他们也可以把人送进来进修,我们给他们送来的人培养成人才了再还回去,第一批吃红利,他们好处不小。”

“就这点好处他们不会同意的。”王永长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确实,第一批来士官学校进修的人能吃到最先的红利,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士官学校成立后,教学工作确实十分出色的话,完全可以继续有第二个士官学校。

再者说了,士官学校校址在藏域军区这里,大老远的人家把人送到这里进修,未免太形式隆重了点。

以七大军区的底蕴,在各自军区驻扎区域成立一所士官学校难度大吗?

其实并不难,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够?那再加新型狙击手的培训名额。”李然再次抛出一个重磅炸弹道:“我培养出来的新型狙击手你是知道实力的,让我训练出来的狙击手免费帮他们培养一批新型狙击手,这总行了吧。”

“新型狙击手的名额来换?做生意?”一听这话,王永长眼前一亮,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他给忘记了。

李然培养出来的新型狙击手那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之前第二阶段培养出来的新型狙击手,一个个完全都是教员的种子,让他们来培养一批新型狙击手出来不是事。

“我知道新型狙击手的实力,但是他们不知道。”王永长又道。

“这还不简单,展示给他们看不就行了。”李然一副轻松的样子道:“这次去协调,我再带个人去,要是他们还不满意,我把我也加上去。”

“你?”

王永长一时间没明白什么意思。

“赌啊,谁要是能赢我,我直接主动申请转单位,我相信这个对他们来说应该很有诱惑力。”

李然十分的有自信,不说他在藏域军区的动静,就说他在陆院弄出来的动静,各大军区能不知道?

如果他把自己压上去做赌注的话,他相信没有谁能拒绝。

“这可不行,你要是被挖走了,那我干脆也不用回来了。”王永长脸色一变。

开玩笑,李然没回来之前,军区参谋长就特别严肃的和他说过关于李然个人问题。

要是在协调过程中,李然被挖走了,那他估计也回不来了。

“那刚好你和我一起转单位,双喜临门。”李然开玩笑道。

王永长一头黑线,他现在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上尉不愧是年轻人,想法确实很多,但也太大胆了点,尤其是这赌自己的想法,简直是让他心惊胆战。

要是军区参谋长在这里听见的话,估计要给他来上两个大比兜0 .......

忘记之前怎么和他说的了?

三令五申要带好李然,结果你就这样带的?

“放心吧,协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有把握的,到时候看我表演就行了。”李然十分自信说道。

“那我两先说好,任何时候,一定一定你不能把自己搭进去了。”王永长严肃叮嘱道。

“我知道怎么做。”李然说道。

“那行吧,那这段时间我们先和军区内其他单位协调好,确定好装备和人力缺口后,再去其他军区协调。”王永长说道。

“还在军区内其他单位身上浪费什么时间啊。”李然直接道:“一个大地主摆在我们面前不打,打自家军区单位的主意有什么意思,而且我们军区作战单位那三瓜两枣你又不是不知道,能有什么油水,先去京城军区协调。”

王永长一头黑线。

他倒是真小看了眼前的上尉,虽然年轻,但是心是真的黑。

原本他还打算把自己当兵几十年才掌握的完美主官的意识形态灌输给李然的,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嘛。

上尉的觉悟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比他心黑手辣多了。

于是~

当晚,李然和王永长拿着总参下达的协调命令带着从五团四连过来的余松,乘坐军用飞机前去京城军区。

至于为什么带余松,因为余松在四连经历过实战,身上的气势是不一样的,简单的说,更霸气一点,有牌面一点。

而且对于余松的实力,也是得到李然认可的。

带去其他军区展示展示完全没问题。

......

京城军区。

司令部,军区参谋长办公室内。

中将参谋长也已经收到了总参下达的协调命令。

“这就是藏域军区的那个小家伙提出的士官学校筹建办法吗?有点意思。”

4.9  身为大军区的军区参谋长,军衔都是中将级别,而军区内集团军的参谋长才是少将级别,这点上,就能看出大军区和副大军区的差距了。

那底蕴是真的不一样!

虽然都是军区参谋长,吴德清在中将面前那就是弟弟。

对于总参下来的协调命令,中将只是瞥了一眼,便是有了想法。

“通知下去,告诉他们帮助的前提是在各自单位协调好,不影响自己单位的前提下才给与帮助,不要逞能。”中将对一旁的上尉干事说道。

“是!”

身为军区司令部的干事,中将的话里有话,上尉揣摩的十分清楚。

身为老大哥军区,兄弟军区有困难有需要帮助自然义不容辞,但不代表要什么就直接给什么。

总参下达的也只是协调命令,协调是啥意思?那就是商量着来。

和三个集团军先通一下气,对于兄弟军区来的人要欢迎,给与帮助要量力而行。

总结一句话就是,没好处,不干,慢慢等着去..

(求各种数据支持、求一切、求自动订阅!).

212:李然在京城军区的牌面!

李然、王永长、余松三人乘坐军用飞机来到了京城军区。

一名上尉、一名大校、一名少尉的组合。

三人来到第一站!

京城军区A集团军军侦营!

“大军区是军侦营就是不一样,真有气势。”

三人来到军侦营驻地门口,余松打量着军侦营的驻地发出惊叹,那个样子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

“能不能有点出息,出门在外,你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我们藏域军区,被兄弟军区的人看到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像什么话。”王永长表面训斥,但内心其实同样惊叹。

少尉虽说表现的没出息了点,但话说的其实一点毛病都没有。

大军区集团军的直属侦察营确实帅,气势确实不一样,藏域军区同样也有直属侦察营,作为直属于军区司令部管辖的单位,整天在首长面前晃悠,那精气神确实不一样。

众所周知,一个集团军有两个营是特别,属于特别财大气粗的那种。

一是军侦营、二是集团军直属警卫营!

“就他了,预祝我们首战告捷。”李然说道。

第一战自然要来一个开门红,不然对士气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选择军侦营的目的,不仅仅是因为军侦营财大气粗,同样也是因为满大志就来自军侦营。

正所谓有熟人好办事,李然绝对相信,军侦营对他在陆院的名气有所了解。

而且满大志没少说有机会邀请他来军侦营07做客!

门口站岗哨兵看见陌生的三人组合后,哪怕其中一个还是大校,丝毫不为之所动,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更没有看见高级军官后的跪舔发抖模样。

这就是背靠牛比单位的好处。

一个牛比单位能让所处里面的战士拥有很高的荣誉感和自信感。

大校又怎么样?

知不知道他们这里是哪?A集团军直属侦察营,妥妥首长身旁的尖刀部队,别看他们营长只是一个中校,那可不是一般的中校。

就算是上校在自家中校营长面前那也得客客气气的,就算来了一个大校,要是不对路,自家营长也不会给好脸色,直接一个借口就能不见人。

没错,就是这么的牛比、有牌面。

“你好,请帮忙登记一下,我们三人来自藏域军区,这是总参下来的协调命令...”

李然上前,微笑着拿出了总参下达的协调命令,同时三人也拿出了军官证。

不管到哪个单位,除非是直属上级,登记这个环节肯定是少不了的。

“藏域军区?”

闻言,哨兵看了三人一眼,检查了军官证,然后将其登记,同时打电话通知确认。

营里倒是下达过通知,这些天可能会有藏域军区的军官来这里,到时候通报一下。

让哨兵没想到是,来的这么快。

哨兵做好登记,把军官证还给三人,没多久,一个魁梧的身影迈着大步走了出来。

“藏域军区的兄弟来我侦察营,让我这个小地方蓬荜生辉啊,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传进三人耳中,来人正是A集团军军侦营的中校营长庞飞虎。

上一篇:终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