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当义务兵!你竟成了将军 第90章

作者:吃菜必放辣

“不是连长,他们几个今天对红烧肉过敏。”李然笑道。

“过敏?”李虎当然不幸这么扯淡的理由。

最后还是武三炮和李虎解释了详情。

得知经过后,李虎瞬间无语,没想到李然现如今是越来越会玩了。

回到侦察连,培训任务结束,李然恢复以往在侦察连中的节奏。

在食堂吃过晚饭后便是去图书室看书去了,图书室规模扩大,藏书数量多了数十倍,他还有不少一部分没看完呢。

自从在部队中崭露头角后,李然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忙了。

吴勇几人则是在宿舍里休息,几乎是吐了一天了,铁人也扛不住。

三班其他人则是缠上了武三炮,让武三炮讲一讲训练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八卦之心,谁都有。

来到图书室后,李然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没想到的人。

“二牛,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一个角落里,李然发现了正在看书的王二牛。

“然哥,我也就刚到十分钟。”王二牛说道,露出一如既往的憨憨笑容。

“二牛,不错嘛你,现如今学习觉悟是越来越高了,连长都和我说了,说你可是侦察连里最为努力的一个人,成绩进步很快。”李然夸赞道。

王二牛,是新兵连唯一一个跟着他下连队的兵。

虽然刚开始表现不优秀,但王二牛十分的听话,能吃苦,笨鸟先飞。

只是下了连队后,由于李然的表现太过优秀,光芒完全把王二牛给遮掩住了。

哪怕王二牛在侦察连里平时表现不错,但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李然身上。

甚至指导员何涛还找过王二牛,和王二牛谈过话,主要是担心王二牛心态出现问题。

毕竟,一同下连队的李然都已经是上等兵,马上要提干了,而王二牛还只是一个列兵。

幸运的是,王二牛心态很正常,李然越优秀,越是刺激到他,让他奋力追赶。

“然哥,俺是和你一起下连队的,你太优秀了,俺要是不努点力,在连里都没法见人了。”

“加油,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

“谢谢然哥。”

........

军区。

司令部。

办公室内!

“老王,今天的会393议你怎么看?”军区参谋长吴德清少将也在这里,目光看向眼前的中将司令员,直接问道。

十分钟前,一场视频远程会议由参谋总部中将牵头召开。

“还能怎么看?换装,怎么改,怎么换,不还是老规矩么,等轮到咱们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中将说道,语气有些许不满。

“话是这么说,但从首长的态度来看,势在必行,迫在眉睫,轮到我们只是早晚的事情。”少将说道:“咱们军区虽说级别低了一级,总是慢一步,谁让我们特殊啊,一旦改变,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实的事态不允许我们拥有战斗力空窗期。”

“你说的我都懂,但总得等老大哥他们先落实检验,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就算我主动表态想要身先士卒,首长也不会同意,事关重大,别的不说,这要是一换装,多少人要走,体系又要变,我们情况复杂,怎么动?”

“但还是要做好准备。”

“先不说这个了,这次首长对我们军区培养新型狙击手的创举非常的满意,打算要在其他军区全面推广。”

说到这,中将脸上露出笑容。

在会议上,得到参谋总部首长的肯定和夸赞,真是长脸。

“关于五团那个小家伙的提干,压了一个月了,我和军正机关的人商量了一下,破格晋升为少尉,先授衔,提前培训,时机一到再送军校去,你看怎么样?”

“我没意见,我倒想看看这小家伙在带部队上能不能也弄出点什么新的花样?”

对于李然,中将司令员心中有一种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那种期待感。

(求各种数据支持、求自动订阅!求一切!跪谢!).

128:破格提干!晋升少尉军官

李虎表示,自从他当上侦察连的连长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以至于,他一度怀疑,今天是不是过年了?

不是过年的话,怎么喜事都来一起了呢?

办公室内。

看着军区下达下来的命令,李虎忍不住问身旁的指导员何涛道:“老何,你给我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不是过年了?”

“老李,这在咱们侦察连史上绝对算是第一次了吧。”何涛也是一脸惊喜。

“岂止是放在咱们侦察连第一次,那放在全团也是第一次。”李虎得意道:“我还纳闷呢,怎么团里给李然提干的申请递交上去都一个月了还没批复,现在我明白了。”

“军正机关的领导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是认真商讨过的,这也算是打破先例了。”何涛说道。

“那咱连就先把去正事办了。”

“走。”

李虎一声令下,侦察连全连在操场上全连集结,一旁,八一军旗迎风飘荡,仿佛也是在告诉众人,今天是一个具有十分重要意义的日子。

在连长李虎的要求下,全体侦察连人员全部身穿正装。

连长李虎和指导员何涛同样身穿正装。

“同志们,今天对我们侦察连来说是一个具有十分重要意义的日子,浮云群号二@零¥%三五五0%300

因为就在今天,军区给我们侦察连下达了两个授勋命令、一个晋升命令。”

“我们身为侦察连中的一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今天,我将在你们的见证下,为他们两人举行授勋和晋升仪式。”

李虎说完,指导员何涛上前一步,宣读军区下达的授勋和晋升命令。

“滋军区司令部命令,为表彰武三炮同志在新型狙击手训练中的辛苦付出,特授予个人三等功一次!”

“滋军区司令部命令,为表彰李然同志在新型狙击手训练中的辛苦付出,特授予个人三等功一次!”

负责第二阶段狙击手培训工作,担任教官的李然获得了军区奖励的一枚三等功军功章,身为助手的武三炮也获得了一枚三等功军功章。

李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心情波动,差不多吧,和他预期的差不多。

武三炮内心有些激动,虽说他知道,这个三等功等于是李然送给他的,不管谁来当这个助手,都能获得这个三等功。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实打实的三等功不是?

他已经有一个三等功了,再来一个,能提干了,对于身为二期士官的他,军旅生涯的路变长了。

未来某一天,他武三炮也就能从士官变为军官了。

李虎上前一步,依次给两人的胸前佩戴上三等功军功章。

其他众人看在眼里,十分羡慕,功劳面前,谁不羡慕?谁不想要?

给两人佩戴完军功章后,指导员何涛再次宣读命令,这次是军区给李然下达的提干晋升命令。

“经过严肃审查,李然同志符合提干标准,由于李然同志的突出表现,经研究,取消常规提干公示流程阶段,晋升李然同志为少尉军衔~‖。”

何涛宣读完晋升命令后,连长李虎再次上前一步,极为严肃和庄重的给李然进行授衔。

在众人见证下,把李然肩膀上的两拐换成了一毛一少尉军衔!

“李然同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龙国野战军的一名军官,我希望你能够恪守本心,保家卫国,继续全心全意履行你的使命与职责,能不能做到?”

“能!”

一场简单却十分庄重的授勋和授衔晋升仪式结束了。

但所代表的意义可是十分的重大。

仪式结束后,众人纷纷围了上来,他们虽然羡慕立功,但更加震撼李然的提干晋升命令。

因为,李然这次提干,完全是打破常规提干,正常流程根本就不是这样。

按照正常流程来说,晋升少尉,首先下达提干命令,然后提干人员会进行公示、紧接着正审、然后送入军校,在军校进修三年,通过毕业考核毕业。

毕业后,还要担任三个月的学员培训期,达到培训标准,才能真正的晋升为少尉。

这其中,耽误的时间可长多了。

哪里像李然这样,一句话把大部分东西全都省略了,打破常规,有史以来这是第一次,。

“然哥,你真的太猛了,破格提干。”

“都还没去军校进修,就被授衔了,反正我是第一次见到,真牛。”

“人比人气死人啊,然哥这晋升速度太夸张了,从列兵晋升少尉,不算新兵连,也就花了三个月不到时间吧。”

“然哥现在立功如喝水,我看然哥以后晋升也如喝水。”

“眨眼间然哥就成军官了,一毛一真帅。”

李然其实自己也没想到,军区领导竟然会对他破格提干,都还没送他去军校进修呢,就给他授少尉军衔了。

等于是让他提前成为军官,过当军官的瘾了。

“叮!恭喜宿主达成晋升少尉成就,成就值+100000!”

“李然,恭喜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名军官了。”武三炮对李然恭喜道。

“班副,不用恭喜我,你也快了。”李然说道。

武三炮现在有两个三等功了,下面也就能申请提干了。

“我和你比不了,就算提干也得按照流程走,不说了,人比人气死人。”武三炮被严重打击到了。

看到没有,就算他也提干,最后是少尉,但和李然提干还是有差距。

都提干成少尉,人家是破格提干,没有实力,能让上级首长愿意打破常规?根本不可能的。

这时连长李虎把李然叫到一旁进行谈话,指导员何涛也在。

“李然,你这次晋升少尉属于是破格提干,但不代表你不用上军校了。”李虎提醒道:“军校还是要上的,不过要等下一届陆院的开学时间到了,你才能去。”

部队里提干送军校,不可能是立刻提干就立刻送去军校进修,那陆院还不乱了套了?

都是按照时间来排的,时间到了,提干人员一起去军校进修去。

“我知道了。”

“但既然现在已经对你进行授衔了,以你的实力,学员军官培训也没什么必要,从现在开始,你就担任三排长一职,处理三排的一些日常工作,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问一排长和二排长。”李虎说道。

侦察连的三排长职位是空缺的,这下李然晋升为少尉,刚好先担任排长一职,熟悉熟悉排长的工作,练练手。

这不光是李虎的意思,也是团长的意思,至于团长当然是从军区首长那里会晤的意思。

“` 「是!”李然说道,有些惊喜,这属于意外收获。

没想到当兵入伍短短时间,他就担任排长了,少尉排长,管理三个班,这感觉着实不错。

“老何,我的话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和三排长说的吗?”李虎问道。

“我就一句话,你从现在开始是排长了,一言一行都要注意,要给排里的战士有一个很好的模范表率,明不明白?”何涛说道。

“是!指导员。”

正事说完后,李虎就对李然说道:“你小子跟我走一趟。”

“连长,去哪?”李然忽然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去三连和六连,侦察连有史以来出了第一个破格提干的兵,当然要炫耀炫耀,给他们看看。”李虎嘚瑟道。

“连长,不去行不行?我怕被打。”

“放心,你现在是军官了,没人敢动你,走。”

李虎强制性的拉着李然朝着三连和六连走去。

身为指导员的何涛见这一幕,无奈叹气,他刚才还说让李然这个排长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呢,结果你一个连长就当着李然的面做出这事,还非拉着李然一起去。

这不(好诺好)等于是把他这个指导员的话当屁放嘛。

算了,算了,和李虎搭班子这么多年,何涛也习惯了,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就好。

上一篇:终宋

下一篇:返回列表